曦澄圈的人不要来招惹我,在我心里曦澄和忘羡同一高度了😊,不要问我为什么,问就是您们家的太太管不住自己的嘴

【凌澄】大明星和霸总不得不说的秘密(十四)

#开车是不可能开车的

#真甜

“舅舅!明天去逛街吗”金凌对着江澄眨眨眼,满脸期待。金凌和江澄确定关系后,便一直带着江澄游山玩水,基本除了去公司,二人整天腻歪在一起,散发着恋爱的气味。

江澄坐在卧室里的办公桌前看着手中的文件,头也不抬地“嗯”了声。

“舅舅,你就不能看着我吗?”金凌抓住江澄的手,轻吻。

江澄脸上红了几分,不过让他有些纳闷的是,金凌从国外回来后便没有再去跑通告,江澄心沉了沉,淡道:“你不用上班吗?”

金凌怔了怔,随即笑了起来:“哎,舅舅还不知道吗?我退出娱乐圈了。

江澄愣住了,张了张口不知道说什么好,憋了半天才说出一个字:“啥?”

“你都不看我的微博吗?我早就发了啊。”金凌拿出手机,刷到那篇微博,塞到江澄眼前“退圈公告。”

江澄轻咳一声,微博这种东西,自从他退娱乐圈后就没用过了,毕竟有些东西眼不见为净。

“你退圈干什么?”

“因为要谈恋爱啊哈哈哈哈……”金凌收到了江澄的眼刀,立马改口,“主要是因为我爸他想让我继承金家,你也知道,我从小学的都是企业管理。”

江澄点了点头,将掉在地上的文件捡起来,放在桌子上,拍拍金凌的肩:“我去睡了。”

“舅舅”金凌从背后抱住江澄,舔舐着江澄的耳垂,“我想……”

没等江澄转过身来,金凌就将江澄压在了床上,舌尖在江澄的唇齿上轻舞,手也不安分地揉捏着江澄的窄腰。

“喂……金凌……”江澄喘着粗气,声音带着不可控制地颤抖。

“在”金凌揉了揉江澄的头发,忍着身体的不适轻声询问:“我可以吗?”

江澄怔了怔,他的浴火早已被点燃,也不好受,望着金凌那双满含情欲的眼睛,点了点头。

一夜无眠。

第二日。

江澄揉着酸痛的腰,不满地瞪了眼还在睡觉地金凌。

江澄猛踹金凌一脚,便下床扶着墙走到了卫生间洗漱,他今天还有个会议得开。

待江澄穿好衣服,金凌才迷迷糊糊地醒来,看着穿着西装的江澄愣了一会,哑声问道:“舅舅你要去上班吗?”

江澄皱着眉点了点头,下体的酸疼实在让人不好受。

“还去上班啊?不能请假吗?你不累吗?”金凌下床抱住江澄,头埋在人脖颈,“不去好不好?”

“这个会议很重要,”江澄将金凌推开,向金凌摇了摇手机“你今天也要去金家的公司,你爸和我说了。”

“好吧,舅舅再见。”金凌在江澄唇上轻啄了一口。

“那我走了,你也好好上班。”江澄提过办公包,推开卧室的门,忍着下体的酸疼下楼上了车。

你们说实话,我写的不甜吗


画技不好滤镜来凑!是萧琴呐(绝美爱情)

蓝绮琴:(认真教育)
魏良萧:我师尊真好看嘿嘿嘿

【凌澄】大明星和霸总不得不说的秘密(十三)

#这章真甜


金凌出来后,小姑娘的尖叫声全都换成了激动的呜咽声,金凌穿着蓝白撞色的卫衣,白色的国风外套半搭不搭地依在肩上,一双长腿被黑色的牛仔裤包裹,小白鞋踏着地板,搭配着脸上的金色流苏眼镜,给人一种玩世不恭的感觉。


“金凌。”江澄挤到了金凌身边,拉住了金凌的手。


金凌回头看向江澄,原本暗含怒气的双眸被喜悦代替,他一把抱住江澄:“舅舅!”


江澄的心脏猛然跳了几下,他拍了拍金凌的背:“好了好了,还在外面呢,有狗仔。”


金凌听了这话才将手放了下来,但他还是牵住了江澄的手:“走吧舅舅。”


江澄看着金凌牵住他的手,轻轻叹了口气,却还是不自觉地牵紧了人手,这片刻的温存,他还是想紧紧把握。


金凌和江澄上了车,金凌贴了贴父母的脸,笑着坐上了车的副驾驶,不断用余光看着正在开车的江澄,对上江澄瞥向他的目光,金凌的脸红了起来。


江厌离在后看着,轻笑一声,随即牵上了自家老公的手,炫耀似的在金凌背后晃了晃。


金凌撇了撇嘴,靠回了座椅上,而旁边的江澄依然专心致志地开车,仿佛刚才的对视是金凌的臆想。


“到了,你们先下车吧,我去停车。”江澄待他们都下了车,捂住了自己的胸口,对视了!


江澄冷静了一下,飞速将车停好,进了房门。


金凌被江厌离堵在沙发上吃东西,金凌满嘴零食,看到江澄赶忙喝了口水把零食咽下,用纸巾擦了擦嘴,蹦到江澄面前,拉住江澄的手,把人往楼上拉。


“金凌?”江澄被人往房间带有点懵,等反应过来时已经被金凌压在墙上。


“舅舅”金凌轻吻上江澄的唇,蜻蜓点水般的吻,却让江澄的心似水荡漾,“我喜欢你,你也喜欢我,我知道的,我们在一起好不好?”


“不行……姐她……”


“我妈她知道”金凌牵起江澄的手,半跪着吻了上去,“和我谈恋爱,还不好?”


江澄脸红到了耳根,看着金凌的样子,不自觉得点了点头,金凌笑了起来,吻上了人唇,舌尖扫荡着江澄嘴内的每个角落,待江澄腿软地依在他身上的时候放过了江澄的唇,紧抱着江澄,不断道:“我爱你……”


“好了好了”江澄将金凌推开,“冷静点。”


金凌笑着直起身,对江澄眨眨眼:“从今以后,我只听舅舅的,毕竟我是妻管严”语气还在妻字上加重了许多。


江澄瞪了金凌一眼,却还是不自觉地笑了起来:“走吧走吧,别总呆在房间里。”


金凌牵住江澄的手:“走吧”


“松开。”


“不松…”


“松开!”江澄瞪着金凌,金凌只好撇撇嘴,松开了手。


这还差不多,江澄将门打开,看到站在门前的江厌离,心中一惊。


“没事,阿姐什么也没听到”江厌离拍了拍江澄的肩,含笑走了。


“我说了妈知道吧”金凌搂住江澄。


“你先给我闭嘴。”江澄仰天长叹,却又感觉无比幸福。


【群宣】【占tag致歉】
这是一个没什么皮气的语c养老群

想知道为什么甜辛天天被绿吗?

想知道为什么刑队沉迷橙光吗?

想知道……

一切都在养老群当中,等你来探索
(ps:群里还没有贺朝哦)

【凌澄】大明星和霸总不得不说的秘密(十二)

三年后。


“江副总。”


“嗯?”男人带着细黑框眼镜,修长的手指不断敲击着电脑的键盘,深蓝的西装托显着男人的气质。


“江总让您去她办公室。”


男人敲打着键盘的手顿了顿,随后又键盘又传来了敲击声:“等会。”


助理站在旁边,咽了咽口水:“江总好像很着急。”


男人叹了口气,将眼镜摘了下来放在桌子上,起身:“走吧。”


“江总。”


“阿澄。”江厌离淡笑,将一份合同递给了江澄,柔声道,“看吧。”


江澄接过合同,翻看了一会:“这……”


“江氏集团以后就是你的了”江厌离对着镜子看了看逐渐变多鱼尾纹,向江澄眨了眨眼“我也累了,以后就靠你养我了”


“噗。”江澄忍不住笑了出来,“姐你这样,姐夫要怎么想。”


“是哦,那我还是靠你姐夫养吧。”江厌离拍了拍江澄的肩,递给江澄钢笔,“快签吧。”


江澄接过钢笔,签上了自己的名字:“姐你前些年也确实太累了。”


“是啊……那会江家都快倒闭了,我也才二十岁……”江厌离顿了顿,“不说了,说出来就是一把辛酸泪,我太难了。”


“噗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江澄捂着肚子,看着江厌离皱成一团的脸“姐你不要做这个表情。”


江厌离委屈至极,闷声“臭小子。”


“好了好了,姐最美”江澄捏了捏江厌离的肩。


“对了,阿凌明天回国,上午九点半到,你去接机吗?”


江澄怔了怔,抿唇:“姐你去吗?”


“去啊,虽然我不想去,被你姐夫逼的。”江厌离轻叹气,“三年了,我也不知道他长什么样了。”


“姐你不是上个星期还去加拿大看他。”江澄给人捏着肩,无情拆穿。


江厌离冷哼一声:“快回你的办公室吧,明天来接机,听到没。”


江澄点了点头,拿着合同:“姐你什么时候把你办公室让出来啊?”


“滚。”


江澄走出总裁办公室,他心里很明白,这三年,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金凌,本来以为三年可以冲淡自己对金凌的爱意,可是这份爱意带着思念在这三年里越来越深……


第二天。


江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,无奈地看着江厌离:“姐。”


江厌离看着衣冠整齐的江澄,轻笑:“多好看。”


“那姐能不能放过我了?”


“走吧走吧,时间快到了。”江厌离牵着金子轩的手,坐在了车内,“阿澄你开车吧。”


江澄点了点头,坐上了驾驶位。


江澄车技稳而快,不过三十分钟,他们就到了机场。


“这……”江澄看着成群结队的小姑娘们,手里抱着写着金凌名字的应援牌,有些无奈。


江厌离和金子轩也有些懵:“怎么办?”


江澄叹了口气:“你们在车上等着吧,我去接,金凌的粉丝应该认得我。”


“没关系吗?”江厌离有点担心。


“没事。”江澄下了车,“放心吧。”


江澄看着人山人海,深吸一口气,奔赴战场似的走进了人群。


“啊,这不是江澄吗!啊啊啊啊!”一名小女孩的惊呼让所有人的视线放在了江澄身上。


“那个,您是来接金凌的吗?”这名年纪稍大的女生似乎是女孩们的领导者。


江澄点了点头。


“大家让条路!江澄来接金凌了!”女生的话很有震撼力,很快就让出了一条路。


江澄轻声说了句谢谢,走到了最靠门口的位置。
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金凌!”女孩们突然开始尖叫,机场的门打开。


金凌出来了。


【all澄】论在对象面前玩梗,而对象都不知道怎么办怎么办

#没有写湛澄是因为我觉得,蓝湛不适合玩梗

#ooc预警

凌澄(hxm梗)

一大早,江澄起来准备早餐,正在煎蛋的时候,金凌揉着眼睛走进了厨房,从背后环腰抱住了江澄,哑声道“舅舅”

“怎么了?”江澄微微回头看了人一眼。

“今天早上吃什么?”

“面条和煎蛋”江澄将煎蛋盛出,“准备吃饭吧。”

“我觉得少了”金凌想到昨天晚上看的梗,有些想逗逗江澄。

“我觉得够了。”江澄有些不耐烦

金凌摆出黄晓明的样子:“我不要你觉得,我要我觉得”

江澄握了握拳,忍了忍:“吃不完怎么办”

“我不觉得这是个问题,舅舅,你要想,两个人你煮了两份,万一我吃了好吃,要吃三份怎么办?”

“滚!”




羡澄。(窝窝头梗)

“澄澄!”魏无羡抱住江澄,轻吻着人脸颊。

江澄脸红了红:“怎么了?”

魏无羡将人衣服轻轻掀开,双手轻揉着人腰,感受到江澄轻轻颤抖的身体,轻笑着俯在人耳旁:“窝窝头,一块钱四个,嘿嘿!”

这人疯了?江澄冷下脸,狠狠踩了人一脚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


薛澄(8484848梗)

“阿澄”薛洋咬着糖,拿出一部8848手机,“你猜猜这多少钱?”

江澄淡瞥一眼:“不知道,多少?”

薛洋轻笑,突然开始鬼畜:“8484848,8484848”

江澄默默看着,只是那把紫电早已紫光闪耀。




轩澄(hxm的闹太套梗)

“咳,阿澄”金子轩站在江澄面前,“我想给你唱歌。”

江澄玩手机的手一顿:“随便你”

“闹太套~”

江澄:???

金子轩被赶出家门就是后话了



离澄(还是窝窝头梗)(这里是师姐性转加微信聊天界面)

江厌离:阿澄

江澄:怎么了,哥

江厌离:家里炖了排骨汤,你记得喝

江澄:嗯

江厌离:🐌🐌👦,1⃣💵💰4⃣🕊️!⚫⚫

江澄:???

江厌离:阿澄,窝窝头,一块钱四个,嘿嘿!(红感叹号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请先将对方加为好友】

【凌澄】大明星和霸总不得不说的秘密(十一)

#下一章就三年后了


#我是鸽子,我爱咕咕


江澄开车回了江家,一开门就看见姐姐和金凌正坐在沙发上面对面谈心,他淡瞥了眼金凌,金凌满身污秽,狼狈不堪。


“姐”江澄抿了抿唇,“我先回房间了”


“嗯。”江厌离严肃的神情柔和了下来,笑了笑,“等会我让保姆送点莲藕排骨汤上来,好好休息吧。”


江澄点了点头,拖着疲惫的身体走进了自己的房间。


江澄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昂贵的西装外套随意地扔在沙发上,自己瘫倒在床上,闭上了眼。


“舅舅!”


门被“砰”得一声打开,江澄皱了皱眉,直起了身体,双眼满是疲倦地看着金凌,江澄轻叹了口气:“怎么了?”


“舅舅你为什么要帮我背锅,明明是我……是我……”


江澄摇了摇头,打断了金凌的话:“别说了,金凌,你还要在娱乐圈中混,我不可能把这件事算你身上的。”


金凌咬了咬唇:“舅舅……我明天就要走了……我就想问你最后一个问题,你喜欢我吗?”


可笑,属实可笑纵使相爱又如何,他们可是舅甥……亲舅甥啊……江澄冷笑一声,抬头对着涨红了脸的金凌冷道:“金凌,你凭什么觉得我喜欢你?我们是舅甥,不必我再提醒你第二遍吧。”


金凌身体轻颤,声音略带哭腔:“我知道了,你明天可以去送送我吗?”


“嗯。”江澄躺回了床上。


轻微的关门声让江澄神情放松下来,他扯过被子,闷声哭了出来,疼,实在太疼了……


“阿澄”门外传来了江厌离的声音,“我可以进来吗?”


江澄赶紧擦了擦泪:“进来吧。”


“阿澄,喝点汤吧。”江厌离端着汤走了进来,看着那团褶皱的被子,江厌离知道,她这弟弟肯定偷偷哭过了。


“嗯。”江澄端起汤,闷闷喝了几口,这莲藕排骨汤味道很奇怪,不是平时保姆和阿姐做的味道。


“这是金凌那小子做的”江厌离淡笑,伸手揉了揉江澄的头发,惹得江澄往旁边躲了躲,“唉,你都长大了,头发都摸不得了。”


“金凌也不会让你揉的。”江澄将汤喝光,把碗放在床头柜上。


“你们都大了,我当年接过江家集团的时候,你才十一岁,我忙,照顾不到你,你又不肯示弱求助别人,还记得那次吗?你想自己买菜,结果被商贩坑了,一小把白菜卖你一百。”


“别说了,我都长大了。”江澄冷哼一声,打断了江厌离的话。


“阿澄,其实阿姐看到新闻也很吃惊,我没想到你和金凌的关系会成为这样。”江厌离叹了口气,“不过我也想明白了,你们要谈恋爱就谈吧,只是阿姐想拜托你,三年后再和金凌谈吧,这三年时间,我会把江家的股权转给你,带你成为总裁,好吗?”


“嗯。”江澄有些内疚地垂下了头,阿姐这唯一的请求他不能不答应。


“那明天就到公司来报道吧”江厌离起身拿了碗筷,声音有些颤抖“你好好休息。”


江澄闭上了眼,神情放松下来,他得养精蓄锐,满足阿姐这唯一的愿望。


第二天。


江澄一大早便醒了过来,匆匆吃完早饭,便准备赶去江氏集团。


“舅舅,你不送送我吗?你昨天答应了的。”金凌叫住江澄,“你忘记了吗?”


“抱歉阿凌,我要去公司”江澄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
“舅舅!”江澄听到了金凌的怒吼,但他不能回头,绝对不能!



【凌澄】大明星和霸总不得不说的秘密(十)

#开虐了


#大概有第二部……?


#be


“舅舅……”金凌声音略带哭腔,“都是因为我。”


“哭什么哭,憋回去,你现在也要好好想想,你该怎么办。”江澄扶了扶额头,瘫倒在椅子上。


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”金凌咬着下唇,将眼泪逼了回去,紧紧地抓着衣服的下摆,像个无措的孩子。


“金凌,你现在大概有两条路”江澄坐直了身体,“一,退出娱乐圈,像我一样。二,转去国外发展。”


“我想退出,和舅舅一起……”


“你觉得你妈妈会同意吗”江澄打断了金凌的话,“我亲姐,你妈妈她还会同意你跟着我吗?你不要以为姐姐她对我们温柔就不会有什么事,听着,她毕竟也是江家总裁。”


“金凌,你出去吧,我静一静”江澄将金凌赶出了房间,拿起了电话。


“姐……”江澄内疚地轻唤一声,不知电话那头说了什么,江澄深深地叹了口气,“嗯,送他去国外发展吧。”


电话挂断,江澄躺在床上,闭上了眼,手机上很不时候地来了条短信,江澄疲惫地拿起手机,看了看,是经纪人:明天下午两点开记者会,你上午十点到xx酒店。江澄回复了个“嗯”就将手机关机了。一切皆成定局,他退出娱乐圈,金凌转去国外娱乐圈发展。


江澄捂着自己的胸口,眼泪悄然流了下来,他忍着,一直忍着,可是一想到自己和金凌要分开不知道多少年,江澄的眼泪就决堤了,心脏传来的钝痛让江澄紧紧抓着胸前的衣服,难受,实在是太难受了……


第二日。


江澄一夜无眠,但还是在酒店床上发呆到了九点,才匆匆忙忙地赶去xx酒店,准备下午两点的发布会。


“来了?”经纪人翘着二郎腿,将手中文件递给他,“这里面是一些问题的回答的大纲,你好好看看,最后一次发布会了,好好准备吧。”


江澄点了点头,翻阅起文件,他坐在沙发上,不断地阅读着文件,努力让自己记下来,时间是有点紧了,但对于江澄来说,还是小菜一碟。


时间过得很快,江澄记完大纲,换好衣服已经一点半了,他随着经纪人来到了大厅,大厅里已经聚集了不少记者,他们调整着相机镜头,拿着纸和笔,生怕抢不到第一手资料。


江澄在后台等了一会,便被经纪人叫上了台,他根据大纲上的内容冷道“今天开这个记者会的目的呢,是要宣布一件事,我,江澄将永远退出娱乐圈。我作为偶像,没有给自己的粉丝带去正确的三观,我很愧疚,对不起。”江澄笔直的脊背弯了下去,对着镜头鞠躬。


“是这样的,江先生,我是xx报的记者,请问一下,您与您的外甥是否存在不正当的男男关系?”


“当然没有”江澄身子颤了颤。


“那对于图上您拽着您外甥亲上去,您有什么解释吗?还是说,其实是金凌强吻您呢?”


江澄顿了顿,根据大纲,他应该将这件事摘干净,但他还是笑了一下,答道:“是我拽着他,我喝醉了。”


台下传来一片唏嘘,一代巨星,因为几杯酒,多年的打拼毁于一旦。


“我没什么问题了,谢谢。”记者将话筒放下,坐回了位置上。


“那么记者会到此结束”经纪人宣布完毕,拉着江澄下了台,“刚刚那个问题怎么回事,我不是让你摘干净”


“突然忘记怎么回答了”江澄笑了笑,“反正都要退出娱乐圈了,摘干净也没有意义。”


“你真傻,你的家底我还是清楚的,退出娱乐圈后,你肯定就要去继承家业了,到时候你还是名人,别人一提起你想到的是:哦,江澄啊,原来不是个明星吗?因为强吻外甥退出娱乐圈,啧啧啧。你不会不甘心吗?”经纪人叹了口气,看着江澄的眼神仿佛在说“你个傻子”


“不会啊,我都成为总裁了,我还会怕他们吗?”江澄假装不在乎地怂了一下肩,“行了,我们走吧。”


“嗯。”经纪人转过身,“走吧”


江澄在经纪人身后叹了口气,怎么会甘心……当然不会了……可是将事情摘干净的话,金凌就要受到辱骂……他宁愿自己来承受。


【凌澄】大明星和霸总不得不说的秘密【九】

#开虐……?


完了。这是江澄被手机消息吵醒后脑海里的唯一一个想法。


江澄的手机被人打爆,而手机上唯一的新闻标题是——江澄与金凌舅甥恋情曝光,江澄勾引金凌?


还配上了金凌吻江澄的图。


江澄有些懵,他接过经纪人的电话,只听那头怒气腾腾:“江澄!这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


“我不知道……”江澄呆呆地坐在床上,眼前有些模糊,“我不知道……”


经纪人的声音也渐渐冷静了下来:“江澄,不要出门,在酒店等着我和如玉。”说完便挂断了,留下了一串“嘟嘟嘟……”。


声名狼藉?江澄苦笑,现在这情况似乎是这样的。微博上一片骂声,脱粉转黑的比比皆是。相反,金凌那却没什么骂声,似是舆论引导,大部分喷子都说是江澄勾引金凌,就连江澄推金凌的手都能被他们说是拉金凌的衣领。


“叮咚……”江澄回过神,通过猫眼看了看外面,发现是一脸怒气和一脸担忧的经纪人和如玉,打开了门。


“江澄……”经纪人笑了笑,眼底却满是怒气,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
江澄撇了撇嘴,乖乖地道出了事情经过。当然,江澄说的是金凌把他当成了别人,也没有说告白的片段。


经纪人深深地叹了口气:“江澄,现在事情很严重,你也发现了吧,事情的舆论有人在背后操纵,他就是想让你身败名裂。”


江澄怔了一会,缓缓说道:“如果我们把舆论扭转呢?”


“江澄,要扭转当然也可以,但是,金凌一定会受到你现在经历的舆论。你忍心吗?”


江澄摇了摇头,颤抖地叹了一口气,他当然不忍心了,那可是他捧在心上的金凌。


“所以,现在只有两条道路。第一条,退出娱乐圈。第二条,去国外发展”经纪人顿了一下,笑了笑,“我知道我作为经纪人不该这么说,但我个人还是希望你退出娱乐圈。江澄,你天生傲骨,本身就不适合在娱乐圈这种水深火热的地方。”


经纪人说的不错,眼下只能这么做了,阿姐要是看到了新闻,肯定也不会让自己再在娱乐圈待下去。“好吧……”江澄思绪了一会,缓缓吐出两个字。


“那我这边就帮你准备记者会了,江澄,虽然我也不舍得你,但眼下只能这么做。”经纪人起身,整了整衣服。


“澄哥……”一旁一直没有动静的如玉拍了拍江澄肩膀,“没事的,只是换一个职业。”随后就和经纪人走出了房间。


是啊……只是换一个职业……有这么容易吗。江澄摊在沙发上,双眸定定地看着天花板。


“This is not the way into my heart, into my head,Into my brain, into none of the above……”


手机响了,是金凌。江澄有点不想接,却还是接了电话。


“喂”


“舅舅你在哪?”金凌有些着急


“酒店,怎么了?”


“舅舅你全部都知道了……?”金凌抿了抿唇。


“嗯。”


“那你打算怎么办?”


怎么办?江澄深深地叹了口气:“永远退出娱乐圈。”